最新資訊

News
|

【網絡公民獎2016】中學生發聲:為了追逐分數,我們失去了甚麼?

黃嘉敏(左)、周月婷 網絡公民獎2016 最佳文字報導(中學組) 得獎者: 周月婷、翁慧詩、倫邦稀、黃嘉敏 〈補底班,值得嗎?〉 網絡公民獎來到第二屆,新增最佳文字報導中學組別。周月婷、翁慧詩、倫邦稀和黃嘉敏的得獎作品,探討中學生最切身的學業壓力問題。 教育制度以分數定生死,學生在校外每月花數千元補習,成績較落後的,在校內更會被安排上「補底班」。每間學校的補底班安排都有所不同,部份會強制同學參加,一般會收取少量學費,由老師、舊生、或外聘教師任教。 學校出於「好意」,學生其實點諗?中四生黃嘉敏的同學,經常向她抱怨補底班「嘥時間、冇用」,令本來認為補底班有用的她感到疑惑。於是她訪問了同學和負責老師,了解補底班的實況,發現各方想法的落差。 「我明白出發點是希望幫助追不上進度的同學,但我覺得過份的補底班,會令到同學壓力更加大。」就讀中六的周月婷即將應考文憑試,同學們都為升學而苦惱,壓力尤其沉重。「現在風氣太盛行,令你覺得唔補習就一定輸俾人。」 「公開試的成績定斷能否入大學,令一些同學就算有其他天份,都要去讀書;大學入學率也決定學校的排名,所以學校會用盡方法催谷同學。」周月婷看到同學除了升大學,沒有其他出路,更被剝奪了享受青春快樂的權利,「失去了自己的時間,選擇自己喜歡做的事,或者休息放鬆。」 用文字影響社會 這篇作品是4位同學參加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「青年人權記者計劃」的成果,過程中他們完成了不同主題的報導,包括露宿者、新聞自由、難民、同性婚姻。黃嘉敏和周月婷異口同聲說,最深刻是採訪同性婚姻,她們首次參加同志遊行,當日見到來自各地、不同年齡的同志走上街頭,深受感動。 中學生雖然要修

網絡公民獎2016頒獎禮 5得獎作展現公民力量

網絡迅速發展,建立了公共空間,讓個體發佈文字作品、創作和報導。為推動公民報導及網絡創意共享,文化及媒體教育基金、獨立媒體(香港)合辦第二屆網絡公民獎,當中頒發了五個獎項:「最佳新聞照片」、「最佳時事漫畫」、「最佳新聞錄像」、「最佳文字報導(公開組)」、「最佳文字報導(中學組)」。 獨立媒體(香港)主席葉蔭聰發言表示,希望透過各獎項鼓勵參與者,表揚高質素的作品,推動公民製作,發展互聯網的公民力量。 香港記者協會主席岑倚蘭 評審之一、香港記者協會主席岑倚蘭在頒獎禮上分享,自己在傳統媒體工作30年,認為公民記者有重要性,令多元聲音出現,填補主流媒體不足,令社會討論更全面,但強調網絡上的公民記者,必須注意公信力和報導的真實性。 協辦團體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理事田方澤回應頒獎禮的主題「走出同溫層」,指出網絡資訊發達,要懂得辨別資訊,分辨真假新聞。 最佳新聞照片得獎者林健恆(右) 最佳新聞照片得獎者林健恆的得獎作品為〈馬屎埔抗爭〉,展示新界東北收地衝突,抗爭者以血肉之驅抵擋挖泥機,守護農地。林健恆形容得悉獲獎的心情矛盾,一方面感到高興,另一方面不希望作品中的畫面出現——發展令香港失去有價值的東西。他指免費電視發牌事件令他走出「港豬」身份,親身參與公民運動,了解主流媒體所報導的「真相」,原來只是片面之詞。他決定利用攝影師身份,把看到的事實拍下,呈現於網民眼前。過程中,他發現會很多人看到作品,有力量影響更多人主動關心香港。 運頭塘互助支援組成員阿茄(中)、蔡咏梅(右) 最佳新聞錄像得獎者是「運頭塘互助支援組」,成員阿茄在運頭塘邨成長,想留住對屋邨商場的回憶而創作錄像,將焦點帶到主流媒體未有關注

【網絡公民獎2016】論壇:網絡動員,如何走出同溫層?

(左起)立法會議員朱凱廸新界西團隊成員陳樹暉、傘下爸媽發言人黃潔瑩、南港島線關注聯盟召集人李晉生、文化及媒體教育基金執行委員會林藹雲 (獨媒特約報導)上星期六舉行的「網絡公民獎2016」頒獎禮,同場進行了一場論壇,主題為「走出同溫層——網民如何成為公民」。三位嘉賓包括立法會議員朱凱廸新界西團隊成員陳樹暉、傘下爸媽發言人黃潔瑩、南港島線關注聯盟召集人李晉生,分享網絡動員經驗。 陳樹暉在立法會選舉時,以義工身份加入朱凱廸團隊,管理其Facebook專頁。他指在選舉前,朱的專頁只有約2,000讚好,今日已達11萬。他認為團隊成功的地方有三,第一在選舉期間,言論和主打「反梁」的主流非建制派不同;第二,要把握每個機會,例如周永勤退選事件,朱在當晚利用Facebook直播,將焦點帶到「官商鄉黑勾結」;第三,利用媒體與現實世界連結,他們利用Facebook宣傳眾籌,及分享製作環保橫額過程,吸引不少市民注意,亦讓參與的人有所得著。 黃潔瑩指,傘下爸媽於雨傘運動中期成立,原意是聯絡佔領區的爸媽及發佈消息,保護學生。到運動的後期,傘下爸媽轉為有動員能力的社群,成功利用Facebook組織遊行抗議警察暴力。到雨傘運動後,他們又於Facebook召集市民提供證據,為一個在光復行動中被拘捕的14歲男孩脱罪,有超過2,000個分享及過百萬人檢視。 李晉生指南區居民一直受香港仔隧道塞車問題困擾,將於12月底通車的南港島線又帶來交通路線轉變,因此他成立專頁,為居民提供交通資訊。他後來認識到南區的實習社工,合作接觸街坊了解地區需要,而過程中獲非建制派政黨協助擴闊人際網絡,成為召集的基礎,今年與其他南區地區組織正

【網絡公民獎2016】用漫畫回應時代——阿塗

網絡公民獎2016 最佳時事漫畫 得獎者: 阿塗〈釋法之後〉 「話說,最不守法律、最缺乏真誠的黨,要以法律裁決別人是否真誠。」——漫畫家阿塗為得獎作品〈釋法之後〉,配上這樣的註解。 立法會議員宣誓風波,觸發人大第5次釋法,政權粗暴踐踏香港僅餘的法治,憤怒、無力感深深衝擊阿塗,「那股情緒縈繞我整個禮拜,好down」。經歷過雨傘運動、魚蛋革命,和平理性、勇武暴力都未能撼動高牆,「唔知仲可以做乜嘢」,阿塗只能透過創作宣洩情緒。 漫畫中,佇立於舊立法會、現終審法院頂部,象徵正義的泰美斯女神像,被蒙上五星紅旗,手上的天秤,其中一邊放著中共黨徽,失去平衡。這幅有別阿塗一貫輕鬆風格的作品,在Facebook獲得超過1.1萬讚好、6千分享。 〈釋法之後〉 創作的初衷記者和阿塗約在終審法院外見面,阿塗到達後,連聲說百感交集。不過幾年前,這裡是許多大型抗爭發生的地方,包括啟蒙阿塗的反高鐵運動。 2010年立法會審議高鐵撥款,場外有逾萬群眾集會抗議,那是阿塗第一次投入社會運動,更在撥款通過當晚參與了堵路行動。「看到整個制度如何不堪,你沒可能不出聲,身為一個香港人。」翌年反對遞補機制,他在干諾道中再次堵路,首次被警察拘捕。今日重遊舊地,幕幕畫面湧上心頭。 當年他於出版社任職設計師,為雜誌畫封面、插圖。2011年,他在高登討論區發表「高登神獸卡」,大受歡迎,推動他投入個人創作。起初題材以生活為主,後來吸收愈來愈多政治資訊,才開始將時事議題放入作品。在他口中,成為時事漫畫家,是很自然的事,「你真係對於那些事一種義憤、有一種感受,就變了畫那些事。」 但時事漫畫家在香港的路,並不易走。「如

【網絡公民獎2016】還原「假難民」真相——惟工新聞

(惟工新聞圖片) 網絡公民獎2016 最佳文字報導 得獎者: 惟工新聞:難民系列報導 〈《禁止酷刑公約》保障港人人權 以難民話題轉移視線=助長警權〉 〈為何酷刑聲請者累積過萬?人權律師:「全部都係政府自己攞嚟」〉 〈人權工作者拆解難民三大迷思〉 〈反難民語錄︰抺黑難民可以去到幾盡?!〉 〈滯港六年 獨力照顧三女兒  難民單親媽媽:「我看不見未來」〉 芸芸網媒中,「惟工新聞」的旗幟特別鮮明。它成立於2013年8月,啟蒙自那年的貨櫃碼頭工潮。當時,工人透過Facebook專頁「碼頭的辛酸」揭露工作慘況,引起社會關注,讓幾位運動參與者看到工人發聲的力量,決定建立一個屬於打工仔女的網上新聞平台。 阿飛和擔竿在惟工成立不久後加入。「主流媒體極少反映打工的人的聲音,官員、大商家獲得很優先處理」,擔竿說,「譬如傳媒講最低工資加人工,令企業倒閉,我們(惟工)會講加幅其實比公共服務、租金少。」 成立三年多,惟工的團隊成員一直只有個位數字,阿飛笑道:「我成日都話,坐埋都打唔到一枱麻雀。現在(核心成員)基本上有五個人,但入面有兩個人唔識打麻雀,所以都係開唔到枱!」這群書寫打工仔新聞的人,本身也是打工仔,全部都有全職工作,只能在工餘抽空,完成惟工事務,「偷走出來3個鐘,或者老細走咗,半個鐘整張圖出來。」直到去年7月,為了惟工的長遠發展,團隊決定每人每月拿出十分一薪金,夾錢支持一名成員擔任半職員工。 幾個人靠著互信,各師所長,完成了無數報導,由議員助理到速遞員,道盡各行各業的勞工狀況;又會翻譯國際新聞,走出主流媒體簡化刻板的角度,探討爭議內容,「例如韓國罷工,點解他們會為那件事去罷工?」

【網絡公民獎2016】留住記憶,重新發現 ——運頭塘互助支援組

蔡咏梅(左)、阿茄 網絡公民獎2016 最佳新聞錄像 得獎者: 運頭塘互助支援組〈小店被領展迫遷——街坊要說些什麼?〉 大埔運頭塘商場於今年4月,被領展以8.1億出售予駿昇投資(香港)有限公司。新業主隨即於8月迫遷6間老店,文具店、玩具店、髮型屋等,即使租約未完,也必須於半年內離開。 幾名街坊得知消息後,成立了「運頭塘互助支援組」,爭取保留商戶。8月底,支援組在Facebook專頁發佈了一條短片,沒有搶眼畫面,沒有花巧剪接,只有街坊簡單直接的心聲。 製作影片的支援組成員阿茄,自出生便住在運頭塘邨。去年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畢業的她,從Facebook大埔群組知道商戶結業,主動聯絡支援組,希望運用在大學學習的拍攝技巧,為行動作紀錄。她想起蘊藏更多回憶的運頭塘街市,2010年被領展關閉,年月過去,街坊已習慣到大埔墟買菜,漸漸忘記街市點滴。「現在想找回當年街市的照片,其實都幾難。」今次她希望捉緊機會,留住商場的記憶。 這次,其實是她第一次製作完整的影片。原本想借用較專業的器材,但時間緊迫,要配合支援組的行動,結果只能向朋友借來一部單鏡反光相機,也沒有收音工具,就立即開工。支援組另一成員蔡咏梅笑言,當時看到簡單的器材,心想「究竟拍唔拍到嘢架?」不過錯有錯著,普通相機反而成功避過保安阻撓,順利於兩日內完成拍攝。 剛開始的時候,阿茄未掌握訪問方法,一個人拿著相機邊拍邊問,難免令不習慣鏡頭的街坊緊張。「拍完第一個之後,即刻要轉方法,不想再浪費街坊用心的分享。」阿茄改託朋友拿機,她在旁與街坊聊天,氣氛輕鬆自然得多,街坊說出很多真誠的感受。 (影片截圖) 拍攝的出發點是留下紀錄,但

【網絡公民獎2016】我是記錄者——專訪攝影師林健恆

三年前,林健恆(Jimmy)以自由身攝影師的身分替香港電視拍攝劇集照片,但一男子不發牌,令他從此走得更前,反思自己在社會上的位置,更進入互聯網,以記錄者的身分在社運最前線攝影。 Jimmy 形容自己一直是不問世事的港豬,每天就是上網和影相。大專畢業後,做過攝影師助理,他以為影相已經很離地, 「政治關我咩事?」,誰知政治殺到埋身時,「揸相機」的人,突然發現自己處身在懸崖上,沒有退路。 有朋友曾經問他為何不去影遊行集會,Jimmy 當時的反應是「都唔知佢哋做乜」、「點解要咁做」、「有乜好影」。 由廢青港豬到公民記錄者 林健恆說,自己當時是不關心政治的廢青,在香港專業教育學院修讀物流,但在三年級時,因為一次動漫節,對角色扮演產生興趣,開始用鏡頭記錄身邊事物。他開始問自己:「係咪未來二十年都要做自己不喜歡的工,為錢而生存呢?」畢業後,他決定到職訓局修讀攝影課程,之後經朋友介紹到港視工作。 「睇到佢哋製作認真,整個流程都好細心和講究。」他雖然不是全職員工,但滿心歡喜,以為免費電視牌照在望,最後港視大熱倒灶,然後是18萬人上街抗議政府黑箱作業,要求交代評審理據, 「當時覺得政府係黐咗線,原來可以咁樣」。 Jimmy 不諱言,在此之前從未參加過六四和七一集會及遊行,父親更是建制派死忠鐵粉,自小家人事無大小均站在政府一方對他進行洗腦教育,「領匯上市當然好,盧少蘭阻人搵食」之類的說話不絕於耳,自己亦習慣地和議。 因為免費電視牌照,他開始從另一端看事物,第一次走上街和港視同事參加集會和遊行。「政府已經連交代都唔交代,討好港人都慳番。」 Jimmy 在過程中拍下集會照片,並自資在旺角街頭舉辦攝影展,

焦點文章
Featured Posts
最新文章
Latest Posts
過去文章
Previous Posts
文章分類
Categories

Copyright © Culture & Media Education Foundation. All Rights Reserved.   |   Designed by Cyan Ice-berg

  • Facebook - White Circle
  • Twitter - White Circle
  • YouTube - White Circl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