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資訊

News
|

【網絡公民獎2016】用漫畫回應時代——阿塗

網絡公民獎2016
最佳時事漫畫 得獎者:
阿塗〈釋法之後〉
 

「話說,最不守法律、最缺乏真誠的黨,要以法律裁決別人是否真誠。」——漫畫家阿塗為得獎作品〈釋法之後〉,配上這樣的註解。
 

立法會議員宣誓風波,觸發人大第5次釋法,政權粗暴踐踏香港僅餘的法治,憤怒、無力感深深衝擊阿塗,「那股情緒縈繞我整個禮拜,好down」。經歷過雨傘運動、魚蛋革命,和平理性、勇武暴力都未能撼動高牆,「唔知仲可以做乜嘢」,阿塗只能透過創作宣洩情緒。
 

漫畫中,佇立於舊立法會、現終審法院頂部,象徵正義的泰美斯女神像,被蒙上五星紅旗,手上的天秤,其中一邊放著中共黨徽,失去平衡。這幅有別阿塗一貫輕鬆風格的作品,在Facebook獲得超過1.1萬讚好、6千分享。
 

〈釋法之後〉

創作的初衷記者和阿塗約在終審法院外見面,阿塗到達後,連聲說百感交集。不過幾年前,這裡是許多大型抗爭發生的地方,包括啟蒙阿塗的反高鐵運動。

2010年立法會審議高鐵撥款,場外有逾萬群眾集會抗議,那是阿塗第一次投入社會運動,更在撥款通過當晚參與了堵路行動。「看到整個制度如何不堪,你沒可能不出聲,身為一個香港人。」翌年反對遞補機制,他在干諾道中再次堵路,首次被警察拘捕。今日重遊舊地,幕幕畫面湧上心頭。

當年他於出版社任職設計師,為雜誌畫封面、插圖。2011年,他在高登討論區發表「高登神獸卡」,大受歡迎,推動他投入個人創作。起初題材以生活為主,後來吸收愈來愈多政治資訊,才開始將時事議題放入作品。在他口中,成為時事漫畫家,是很自然的事,「你真係對於那些事一種義憤、有一種感受,就變了畫那些事。」

但時事漫畫家在香港的路,並不易走。「如果你想接其他job,客人會卻步。」他說,很多漫畫人會因此避免畫太多「時事嘢」;也曾有人邀請他畫插畫,但要求他不要用「阿塗」的名義,因為「阿塗」的作品太政治化。

不過他堅持繼續走下去,「我最純粹的動機,是對於這些時事有自己的想法,有一種義憤,覺得唔講唔得。我覺得這份初衷是我創作的動力。如果我不畫這些,第一好冇癮,第二失去動力,會『滑啞』。」他形容目前是「摸著石頭過河」,尤幸仍有不少機構及品牌願意合作,「餓唔死,咪繼續」。
 


當時事漫畫走進網絡時事漫畫在傳統紙媒的空間日漸縮小,有駐場漫畫家的報章屈指可數,戰場於是移到了網絡世界。阿塗正是成名於網絡,主要發表渠道也是網絡,但他對行業的這個轉變略有微言,「尊子講過,時事漫畫應該存在於傳統紙媒,才能最有效發揮它的功用。」阿塗認為,時事漫畫是「一道橋」,用最簡單直接的方式,表達艱澀的時事議題,而讀者只要翻開報章其他版面,就可以看到相關的報導和評論。「用輕鬆的手法,讓人一眼看懂事件的大概,再去讀比較複雜的資訊,就如一個踏腳石。我一直都以這個想法,去畫時事漫畫:讓不太認識一件時事的人有初步了解,或者提起人們的興趣,進一步了解這件事。」而在網絡,這道橋可能就斷掉了。「再加上社交網絡有『回音谷』,只看到自己圈子的立場。」

 

當然,阿塗也深明網絡的另一些優點。「在傳統紙媒,你真係要揭那幾頁才會看到時事漫畫,普通一個師奶可能只看頭版或娛樂版;但網絡就不同,可能無端端在飲飲食食、生活瑣事的帖子之間,有個時事漫畫彈出來。」例如〈釋法之後〉除了得到很多「likes and shares」,更有很多人將它轉為頭像,也說明了網絡傳播的力量。


「笑唔出」的時代

這數年的政治低氣壓,把香港人壓得透不過氣來。「早幾年見到好荒謬的時事,有時都會用搞笑、幽默的方法表達;但這幾年,好多嘢我自己睇完都笑唔出。」對阿塗而言,這除了是個人感受,也是創作上遇到的難題,「喜劇是源於悲劇,但那個悲劇要是一個可以接受的悲劇」,「畫時事漫畫,以前是笑中有淚,現在是淚中有少少笑。」阿塗的另一大創作主題是廣東話,他坦言畫此系列比較輕鬆,但不會放棄時事漫畫。「我有這個能力,都覺得有一個社會責任繼續畫。因為真的少了傳統時事漫畫家,我覺得要有人去回應這個時代。」

更多得獎者專訪:
我是記錄者—— 專訪攝影師林健恆
留住記憶,重新發現 ——運頭塘互助支援組
還原「假難民」真相——惟工新聞

Share on Facebook
Share on Twitter
Please reload

焦點文章
Featured Posts

第五屆網絡公民獎:「網想香港 多元族群」

September 26, 2019

1/3
Please reload

最新文章
Latest Posts

September 13, 2018

Please reload

過去文章
Previous Posts